[旅行紀錄]關於非洲 關於獅子山共和國 - 寡聞社 CasperMedia.org
國際 Globalism

[旅行紀錄]關於非洲 關於獅子山共和國

Posted On May 30, 2016 at 12:05 am by / No Comments

緣分,就是這麼不可思議,誰會想到來英國讀書竟然會到非洲實習? 是的,就在今年三月中旬到四月初,我將在西非的獅子山共和國渡過Easter Break,以記者和學生的身份,在被稱為黑暗大陸的非洲上停留三週。

緣起:

由於我就讀的課程,需要在專業的新聞產業中,進行三週以上的實習,當時想著,就到英國的幾家媒體實習好了,這個想法在遇到好友Allieu Badara Mansaray (a.k.a. AL)後 一百八十度改變。
來自獅子山他,在華盛頓擔任記者和編緝超過十五年,曾報導海地大地震以及不少非洲的戰爭,也做過不少跨國報導。長期在西方媒體的經驗,磨滅不了家鄉的呼喚,他說,他想要改變他的國家,藉由優質的新聞報導,從根本改變獅子山,讓她成為一個進步的國家,而這是他來英國讀研究所的原因,也是我們相遇的起點。

今年46歲的他有個夢,在獅子山創業,創一個與眾不同的媒體,涵蓋平面電視廣播網路,雖然看似很遙遠,但只要跟他相處在一起,就覺得其實也沒那麼難,開朗如他,一且的困難都會在他的爽朗的笑聲中變得簡單。但他也不是像表面看上的單純,其實思想上也很細膩,尤其對人事物的觀察,相當細微。

關於AL其實還有很多可以談,例如過去有軍事背景的他,據他所說他自己在當地也有不少人脈,但在這片文章中,最主要是因為他,才牽起了這條往非洲的線。

至於我為什麼要去非洲?其實我對於新奇的事物還算open mind,從出國以後,更喜歡體驗各國文化,能有這個難得的體驗,是人生一大樂事。我告訴自己,如果老了回想起來,不管好壞,一定別有一番滋味。另一方面,在英國所受的教育也大大影營響我,上學期修了全球化的課程,第一堂課是要我們在一張白紙上,畫出腦海中的世界地圖,說真的,自詡略懂全球化的我,看著不知從何下筆的白紙實在汗顏,隨著課程進行,更為自己的無知感到羞愧,同時也感嘆原來世界之大。在過去,非洲對我而言只是一個名詞,是一個不可及的世界,新聞媒體或是各種資訊都呈現她災難或困苦的一面,因為西方媒體主宰了一切,也影響了亞洲的價值觀,其後果是讓讓開發國家更開發,落後國家更落後,我認為這是可以改變的,我可以成為The voice for voiceless,能夠有更多元的報導。不過,追根究柢,是因為我很好奇,我想用自己的五官去體驗,並且把我所見所聞,以記者專業,分享出去。

獅子山共和國(塞拉利昂)介紹

Sierra Leone-在1462年由葡萄牙探險家首先踏足此地,並將自由城港口周圍的山脈命名為「Serra de Leôa」,意思是「母獅的山」,也是「獅子山共和國」的由來,過去一直是歐洲奴隸的供應來源地。1787年,在廢奴主義者的壓力下,於現在首都自由城(freetown)建市,以供原來準備販賣往倫敦工作的奴隸生活。1808年,獅子山成為了英國殖民地,直到20世紀中期的全球去殖民化運動開始為止。1961年4月27日,獅子山宣告獨立。

5百年前葡萄牙人踏上這塊土地,遠處山上雷聲大作如獅吼,從此得名獅子山,古老土地上的璀璨寶石,吸引了世人的目光,也開啟了悲慘命運。TVBS報導

獨立後的獅子山一直由一黨執政,直到1991年內戰爆發,起因就是鑽石。福戴·桑科Foday Sankoh)領導的革命聯合陣線(Revolutionary United Front)反抗政府的統治,獅子山內戰造成數以萬計的人民死亡及超過二百萬人(相當於超過三分一國民人口)流離失所,這些失去家園的人民變成了鄰國的難民。戰爭於2002年1月18日正式宣布結束。戰爭最初的一年,聯陣控制了獅子山東部和南部的大片區域,而正是這些區域盛產鑽石。
政府的腐敗和鑽石生產的分裂實際上促成了1992年全國臨時執政委員會(National Provisional Ruling Council)的軍事政變,施特拉塞爾擔任國家元首。1993年年底,獅子山軍成功地將叛軍推至賴比瑞亞邊境,但不久後聯陣在休整後將戰鬥繼續。一個民選政府在1996年3月成立,並使聯陣簽署和平協議。1997年5月25日發生的一次政變中,當時的總統艾哈邁德·泰詹·卡巴被軍隊少校約翰尼·保羅·科羅馬所取替,但後來卡巴總統再次復職。2007年8月11日,總統和議會選舉。埃內斯特·巴伊·科羅馬所羅門·貝雷瓦進入總統選舉第二輪投票,科羅馬當選總統。

再次讓她躍上國際版面的,這次不是因爲人禍,而是天災加人禍。

伊波拉疫情,除了造成全球恐慌外,更在當地奪走許多生命。西非伊波拉病毒疫情,從2013年12月西非開始蔓延,是伊波拉出血熱史上最嚴重的一次爆發,也是該病首次登陸西非。死亡率之高(最高臨床致死率為71%)讓全世界聞之色變,再加上散播方式如同喪屍電影情節,讓國際媒體大做文章,截至今年(2016)1月14日,世界衛生組織及多國政府共錄得28,637宗感染個案及11,315宗死亡案例,而在獅子山,更有14,122例感染個案,3,955人死亡,死亡人數僅次於賴比瑞亞。
造成大規模爆發的原因有很多:社會貧困、醫療體系存有漏洞、人們對政府的不信任及當地政府對疫情上報的延誤均為重要因素;此外,當地的埋葬傳統、爆發地人口稠密和國際間的忽視亦有一定影響。隨著疫症不斷擴散,很多醫院因人手不足或設備不夠而不堪重負。8月25日MSI國際組織主任森古普塔(Shumon Sengupta)指出,由於長年內戰影響,獅子山的教育、衛生和文化水平低落,產婦死亡率全球最高,使伊拉波疫情雪上加霜。

今天疫情和內戰過去了,但文化、教育、經濟上的問題依然存在,這是AL急欲改變的。

所以,你會怕嗎?

坦白說,在做過不少功課後,心中不免擔心人身安全,但在AL的幫助下,應該解決了不少問題,而且,正因為害怕,才更要去,因為我自認是個記者,是透過專業傳播訊息的人。

所以,你要去幹嘛?

最主要的,我想以亞洲的觀點,去報導獅子山發生的事。往往我們看到的報導,是從非洲傳播到歐美國家,再傳播到亞洲,其中不免帶入歐美的價值觀,我認為,在當地應該有我們更關注的議題。
而這個系列報導,將結合我的專長,以多媒體的形式產出,不只是影音,還結合新的科技,例如VR、360度攝影等等…同時完成學業要求。
我認為,這樣的情境下,怎麼樣讓讀者能“體驗”當地的環境最為首要,再結合重要的資訊報導,定能加深新聞的價值。關注的議題將從文化開始,延伸至國際關係還有經濟影響。

所以,然後呢?

我想,在三週的體驗後,應該會有想法,目前抱持open的態度,除了會持續關注當地外,同時也會尋求台灣和獅子山能合作的項目,改善當地環境。

前期 中期 後其

獅子山概觀 地點 語言
採訪焦點

 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